新闻动态News Dynamic

新闻调查丨河北惊现造假村,造假者:“全国几乎没有真的蓝月亮”

转载自互联网 

河北石家庄东部,一个叫耿庄的村庄,有40余年的“日化生产史”,五六百家造假的私人作坊和厂子,江湖号称“全国日化造假总基地”。

据保守估计,单是耿庄的假洗衣液年产量就能达到1800万箱,流入市场后产生的年利润接近1亿元。这个地少人多、以自家作坊为组织形态的村庄,却形成了一条完整的日化用品造假产业链。

多名作坊主豪言,耿庄早已“洗完”了全国市场上的蓝月亮洗衣液正品。

耿庄造假散户每天也能赚上千元

“大量进货,然后批发再零售,搞促销,这样才能抢占你们的市场。”耿庄“地下洗衣液生产商”在拓展外省市场时都会这样说,“西南地区目前空白市场很大”,必须这样来劝说找上门的重庆商家。

而就在7月初,有个重庆的客户一下要了贾立峰家2000箱的蓝月亮,这是近两年村中刚打开的重庆市场最大的一笔生意。

消息闪着光,但被贾立峰遮掩得十分低调。

对于要运送去外地的货,村里的生意人都选择比快递更便宜的物流。肥肉不常到手,贾立峰还是要查询之后才确定,如果货到付款的话,一箱6瓶、每瓶2公斤的蓝月亮运送到重庆市区,运费大概在7~10元。

贾立峰和朋友纪友兴都属于自家散做的一类,为了吸引客户,他们更乐意放弃大厂家10箱才走物流的条件,宁愿加5元钱包邮,即便一箱也走。

他们都把来看货的人约在村东头的药店,药店老板知道,外来的人就是来谈生意的。

贾立峰坐在药店门口,卖着自制的甜水冰饮,一面也在留意着自己的生意,就在他座椅旁边的一个泡沫箱子上还贴着蓝月亮的胶带纸。

“以蓝月亮每瓶2公斤的标准来算,一箱6瓶,一个瓶子的成本在2.5元,一箱液体成本总共10多元。”对于其中的盈亏,纪友兴有明确的算计,一瓶的利润在1~2元左右,一箱的利润大约有5元。

单品利润不高,但村里少有人会自产自销。纪友兴解释,不如找批发商,自己平均一天生产100箱左右,好的时候还可以卖出三四百箱。

“摆地摊的客户四五天进一次货,每次200箱。”刘科跟着厂里做,“自己一天可以卖几十箱,厂里每天可以发货2000箱。”

就以300箱为例,按5元的利润来算,个人每天销售好的情况下就有1500元左右的利润。而批发商可以卖出高出一倍的价钱,这就是村中生意人认准批发商为销售对象的原因——虽然做假日化利润低,但卖假日化是一个高利润的行业。

“这个东西太好学,一看你就会。”纪友兴早先卖板鸭,也跟着亲戚的厂里做肥皂,而这两三年自己开始独立在家里做洗衣液。

做工的时候,纪友兴把门一关,用在村里配齐的洗衣精、水、香精、高泡精等9种左右配方元素,按比例调进买来的瓶子里,几分钟就完成一瓶。

女儿纪嘉倩原先另有工作,现在也跟着纪友兴做洗衣液生意,“他负责做,我负责卖”。

村里五六百家“蓝月亮”

“主要做河南、安徽、湖南的生意。河南遍布了,尤其农村都是。湖北还做得少,正在慢慢往南发展。”刘科就是河南人,以他的说法,河南的超市卖的蓝月亮基本上都是假货,都是精仿和高仿的。

除了河南,在村中生意者客户的分布里,山东最多,此外还有辽宁。

在深泽县的大超市中,2公斤蓝月亮的售价为33.8元。据刘科称,这类大型超市都是真假掺着卖,“我东北的顾客还与蓝月亮地区代理合作”。

“就连广州都有我们这里卖过去的。”村里的生意人很自信地说,全国几乎就没有真的蓝月亮。

“在耿庄,有五六百家做日化的,造假的比例大概可以说10家里有9家。”在深泽县跑出租的郭黄这样告诉重庆青年报记者。

“只有个别厂才有20~30人左右。”纪嘉倩透露,“一般即便做多种假日化品牌都只要有3~5个人就足够了。”


耿庄随处可见的日化作坊

村边有卖香精和各种日化原料的地方,纪友兴称,那就是他们自己购买的源头。而对于瓶子和标签,另有人做,不会公开打出招牌,只有他们知道,自己联系。

在耿庄本村和邻村方圆,都有标签和瓶子的生产者,贾立峰透露,至少有20家左右。

PET塑料磨具定型,再通过吹膜设备加工,瓶子生产者只要小型设备就可以完成工序。而标签生产者要买纸、印刷覆膜、闷切,再到成型,来订货的一次要几万套,但以3毛一套的卖价,一年也只有七八千元的利润。

所生产的瓶子与正品毫无二致,瓶子正面的右下角有二维码条码,重庆青年报记者用手机扫码之后,跳出的是蓝月亮的官方微信。

“微商就不用太好了,35~40元就行。”刘科做了7年,清楚地知道对什么样的销售商该推销什么样的货,“35元的一般卖给乡镇,液体稀一点,味道淡一点,活性物7个。”

据刘科介绍,40元的和正品没什么区别,活性物10到12个,50元的进大型超市各项检测都达标。

刘科透露,精仿和高仿的区别主要就是活性物多少的问题,以及香精。

纪友兴拿出自己配的一瓶蓝月亮,倒在瓶口,“正品蓝月亮颜色稍微淡一点,颜色越蓝越假。”

“正品不稠,可以根据顾客的需要调。”纪友兴称,“消费者几乎都没用过正品,我们一般做得稠一些,泡沫会更多,这用增稠剂来控制。”

“蓝月亮销量最大,例如批发一箱在120元左右的正品,我们零售一箱100元,还有高出一般的利润。差价大,互相都有利润。”刘科透露,“其他牌子的正品卖20~30多元的,精仿的也不便宜,所以要的人少。主要是没有差距不挣钱。”

纪友兴称,跟正品相比,高仿货主要便宜在省去了广告费用。

造假村生意源自“祖传”

“传染。”这是刘科对耿庄变成日化造假基地的解释,“有人看见可以赚钱了,你想到的日化这里都有,可能也都用过这里生产的日化。”

40多年前,耿庄还以生产大队为单位的时候,村里的发展路线就定为生产肥皂。那时候,耿庄的人们统一做出一种叫做“铁牛”牌子的肥皂,在石家庄市内卖,也有些卖到外地。

“原先用棉籽油,后来就用动物油调制。”38岁的贾立峰讲起这段往事,21岁的纪嘉倩蹲在地上听着直摇头,“我都没有听说过这个牌子。”

“早就已经不卖了。”贾立峰骤然一笑,“现在已经没有这个牌子了,这两年洗衣液发展,大家都开始做洗衣液,很少人再做肥皂了。”

耿庄以东西走向、大约长一公里的主干道为中轴线,尘土飞扬,烈日下找不到一处遮阳的地方,日用化工、纸箱厂、彩印厂、纺纱厂、织布厂等和其相关的厂子应接不暇,成了鲜明的地标。

只有村西头高高挂着“耿庄”的牌子,再往前就是邻村方圆,没有更清晰的界线。而过了朝北的农田,就是晋州市,这些都是假日化制造的辐射范围。

外地人在耿庄的主干道一下公交车,就有村里人警觉地迎上来询问你是做什么的。竞争成了暗中促销的常态。

这个位于深泽县城西南方向7公里的地方,面积18平方公里,却有人口16000人。地少人多,但被称为县里的“工业明珠”,是“深泽四大村之首”。

然而,谁也不能准确地说起这到底是多少年以前的事情。

近年,耿庄归并到桥头乡以后,村委会把“富民强村”作为目标,更加大力调整农业结构发展日用化工,以农持家以工养家。

“从我记事以来耿庄就卖假日化。”在深泽县开出租车的郭黄告诉重庆青年报记者,耿庄的假日化史至少有20年,“只有以上”。

做生意的中年人都说,那是在他们出生以前的事了。

“都是家族传下来的,家里做,我们也就跟着做。”贾立峰告诉重庆青年报记者。

现在,村里的生意人只是在死守着这个能赚钱的“手艺”,和以此带来的所有发展机会。纪友兴在谈洗衣液的生意之余,还是会送上一两块雕牌洗衣皂,帮朋友做推销。

声明:本稿件、图片均转于互联网,并在显要位置注明文章出处和来源,若涉及版权,或版权人不愿意在本平台刊载,请版权人通过下面多种渠道与小编取得联系,小编将会立即删除。010-60590645